羽落姗(你看去年的452分不香吗)

在文字的世界当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头像来自@绘麻三理,姐妹,爱你
欢迎扩列呀【虽然说熟人扩列更好一点,毕竟我话废加轻微社恐。。。QQ2421766126】
顺便说一句,盗文抄袭都是孤儿【微笑.jpg】
已退伏八,双黑,杰佣及d5
现在主混嗜谎圈,cp主食/产伊玛,乌怜,生死组,弟路,天雷拍档组,伊右其次,请注意避雷,活用tag屏蔽功能,拒绝ky
玛伊亚涅过激吹

夺命三友——牡丹,莲花,梅花


我居然觉得我今年六级刷分能往上刷。。。真是太天真了。。。


F**k,太难画了。。。

美术课上的失智产物hhhhhhhhhh凑合看叭

【伊玛】众生【13】

“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神明吗?”

“神明分为两类,”手里接过伊万递来的酒壶,玛伊亚涅靠着一棵树坐下,五次,整整五次的相遇与相处,只有这一次玛伊亚涅答应陪刚成年的伊万喝酒,“一类是诞生于人类的信仰,靠人们的信仰活着,失去人类的信仰就等于死,而另一类,是诞生于人类劣根性的不死不灭的神明。”喝了一口酒,玛伊亚涅看着伊万,沉默了一会,又开了口:“诞生于人类信仰的神明都死了,诞生于人类劣根性的神明都堕落成了恶灵。”

“那你呢?你是哪一类?”

“你觉得呢?”抱住膝盖,玛伊亚涅都不知道他的笑带上了一丝妩媚的味道,他是喝不醉的,但是脸上还是浮现了些许红色,他伸手,轻轻捏住伊万的下巴,微眯起双眸,用近乎轻佻的语气问了,“你觉得我是哪一种神明?”

“……对我来说无所谓。”伊万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又不敢挣开玛伊亚涅的手,他只能目光躲闪,避开玛伊亚涅那带有些许认真味道的眼睛。

那你就不该问我,你自己明明有答案了。

玛伊亚涅用一声轻笑带过了自己的不快,他将酒壶里的酒一饮而尽:“真蠢啊。”不知道是在说伊万还是在说谁,他将头靠在伊万的肩膀上,不顾伊万的窘迫。

“玛伊雅弥消失的那一天我就在想,人类到底算什么东西。无知,愚昧又狭隘。为什么玛伊雅弥对这样的人类依旧一视同仁地给予仁爱。”

伊万是第一次听玛伊亚涅说起过去的事,他就静静地听着,或许此刻他不该接话,如果他不想被骂,他就该当个石头一样静静地坐着。

“后来我想明白了,只有对众生一视同仁,才配被称为神明。”绝不偏私,一视同仁地爱,一视同仁地恨,一视同仁地给予庇护,一视同仁地抛弃他们。

玛伊亚涅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些话语中的落寞,他想做的事从很久很久之前就没有变过,他要玛伊雅弥回来,哪怕任性一回。

而现在他只能拿回玛伊雅弥留下来的唯一一样东西。

“……我觉得你不是诞生于人类劣根性的神明。”伊万开了口,就像没有听到刚刚玛伊在说什么,“因为你就算是嘴毒了一点,也是很温柔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他就是不想一直沉默下去。他总觉得有什么感情埋在了他的心里。

“噗嗤——”

“怎么了?”伊万被玛伊亚涅突如其来的笑声搞得有些恼羞成怒,然后他的脸就被玛伊亚涅捧住,玛伊亚涅凑上前,嘴角的弧度带着一丝玩味:“区区小鬼还真敢说啊,是喝醉了吗?”

“我还没——”

玛伊亚涅吻了伊万。伊万瞪大了眼睛,他能看到玛伊亚涅低垂的眼窄还有那长长的睫毛,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大脑直接当机。两个人就坐在一棵树下静静地接吻。

喝醉的明明是你啊,玛伊。

但伊万不会说出来,他只是伸手搂住了玛伊亚涅。玛伊亚涅没有拒绝。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才不会考虑伊万的小心思。他是灾祸的神明,会带来天灾,他都看厌了那些人类厌恶恐惧的眼神,看厌了靠人类信仰而活的神明对他鄙夷的眼神,也看厌了同类相残的丑恶姿态。他想降下灾祸就降下灾祸,想给予人类庇护就给予庇佑,玛伊雅弥不在了,他真正地自由了。

“我要你活着。”玛伊亚涅看向伊万的眸子里从未带有那样的认真,他的手指与伊万的扣在一起——这小家伙也就这点出息,玛伊亚涅知道伊万还是会死,但依然想听伊万亲口对他承诺。

“好,我答应你。”

“我要去个地方,陪我一起吗?”

“好。”

他们去了曾经供奉玛伊雅弥的城池,已经被废弃的城池,带着破败腐朽的味道。

“这里曾是最为繁荣的城市,”玛伊亚涅站在已经破败的雕像前,伸出手轻轻抚摸冰凉的石块,“人们都歌颂她赞扬她,将她视为万物的准则,直到天灾降临。这里的人都离开了。”

“然后?”

“她就消失了。”玛伊亚涅的面色很平静,手指却几乎要嵌入石块,“只留下这座城。”他让人类重建这里,他让人类承诺这里不会再被毁坏,为此他不惜让步。

结果如他所料。

“天灾到底是什么?”

“……天灾不一定是神明降下的,这个世界本就存在频繁的天灾,如果不是有神明庇佑,人类很难活下去。”

“可是……”

“因为她消失前依旧降下了庇佑。”用那块怀表。那块怀表能给予玛伊亚涅解脱也能给予人类庇佑。怎么想都知道,人类不会轻易交还那块表。

玛伊亚涅眼里复杂的感情伊万看得一清二楚。

“你就那么恨人类吗?”

“……我只想找回她留下的东西,人类怎么样和我无关。”

“那我帮你找。”伊万像是在许诺一样,“我会帮你找到你想找到的东西的,只要我能,就一定……”

“……一块怀表。”

“什么?”

“她留下的,就一块怀表。”

玛伊亚涅依旧没有告诉伊万,那块怀表在王室手里。没必要,他知道伊万会去加入叛军的,他只要添一把火进去,就能达成自己的目的。根本就没必要什么都告诉伊万……他要亲手拿回自己的东西。

……自己在怕什么?

玛伊亚涅不太清楚自己的忧虑是来自于哪里。是因为会被伊万发现自己是在利用他吗?可那又怎么样。玛伊亚涅都觉得自己可笑。

真的有人会心甘情愿为他做什么吗?哪怕要上战场,冒着丢掉性命的危险,承受杀人的负担。还是算了,他可不想到时候听伊万抱怨“都是因为你……”……那种时候或许自己会想杀了那个不知好歹的小鬼。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他只是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变成单纯的利用关系……而事实上,单纯的利用关系对两个人而言才是最好的。当然,这都是后话。玛伊亚涅又一次目送伊万去参加了叛军。

没有任何改变的结局,玛伊亚涅也没有办法。他也想出手,但是不能拔刀的话……又有什么用呢?

第六次的相遇玛伊亚涅如愿地看到伊万咬下果子时难看的表情,小小的欢喜让他心情大好,他就从树上跳下,来到伊万面前。

“我送你出森林。”就像是要小小地戏耍下面前的人,玛伊亚涅有些期待伊万再次在森林里迷路的窘态。

本来该与之前都无异的日子,被一场雪打破了。伊万从没见过玛伊亚涅脸上出现如此疑惑的神情。

“……”明明之前好几次,都没有下雪。没有,完全没有,如果是时间回溯了,天气就不该有任何变化的……

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玛伊亚涅一下子消失在了伊万面前。他来到了供奉玛伊雅弥的城池,在走了几步之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迟顿——时间根本就没有回溯,而是他周围的一切,都被不知名的力量恢复了原样。除了他,除了与他相关的这座城。

他怎么就忽略了呢,这比之前都破旧的城。时间根本就没有回溯,只是所有人都回到了起点,而他没有。

……

就像是告诉他,他想要的再也回不来了。

玛伊雅弥。

“玛伊!”一声呼喊,玛伊亚涅回过了头,他看到伊万气喘吁吁的样子,愣住了——他这一次,明明没有带伊万来过这里。

“我想你应该会在这里……”

玛伊亚涅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他看着伊万,拍了一下伊万的脑袋:“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和他相关的人,不会完全变回以前的样子,是吗?哪怕记忆消失了,感情是不会骗人的。

“弯腰。”玛伊亚涅走到伊万面前,看伊万乖乖地弯了腰,捏了一把伊万的脸,伊万吃痛的表情让玛伊亚涅松了一口气一般。

而在这故事的最后,远远地看着战场上一切的玛伊亚涅,在伊万倒下的时候动摇了——像他这样的神明真的能爱上什么人吗?

他不能干涉太多,身为神明就不该随意插手人类的事,这与那些禁制无关,这是玛伊雅弥定下的规矩。

……

“你是神明吗?”

“不,我不是。”神明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但我做不到,“神明那种东西太无聊了。”

对于玛伊亚涅的回答伊万很疑惑,但也没有追问。从跟着玛伊亚涅学习到参加叛军,伊万都没有任何怨言,他接受着玛伊亚涅给的每一条建议。

就像是一种习惯。玛伊亚涅也不再随意调戏伊万,只是偶尔看着伊万的眼睛里有什么别样的东西。

“玛伊?”

他默许了伊万这样喊他。玛伊亚涅也不多说什么:“要活下去。”即便如此,战力的悬殊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抹消的呢?三番五次的。三番五次的。令人不甘。

在被敌人围攻时,伊万知道自己是不甘心的。他的同伴们,他的愿望,还有在等他的玛伊亚涅……他怎么甘心。但当长剑刺来时他也只能闭上眼。

疼痛没有如约而至。他听到了敌人的哀鸣声,睁开眼,他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落在他面前,在将敌人踢飞后从容地转身,蹲下,捧起他脏兮兮的脸,给了他一个吻。

“第二层禁制——心上人的亲吻。”

为什么我电脑又抽了???我就是想画个水尼禄而已,至于吗?????????


美术老师为什么认为八百字就能结束一篇论文???嗯????我写了一千字才到第三部分???字数多能加分吗,老师???


等我把美术鉴赏的论文搞定了我就可以继续练画画了


咱来flag了

概率论要是及格了

我爆更十天


【伊玛】Abo国王骑士pa的小段子【7】

有带娃,慎入!!!

【7】

“妈妈,我能有个妹妹吗?”

玛伊亚希在他四岁的某一天问了玛伊亚涅,玛伊亚涅只是愣在那,翻着书的手僵硬了一下:“有你一个就够我烦了。”

“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战争结束他就回来了。”玛伊亚涅的语气淡淡的,他记得伊万临走时满是担忧的脸,这些年来他的身体大不如前,果然滥用抑制剂就是这个下场吗?真是让人头疼的。“没关系,你只要为我带来胜利就行了。”

“照顾好自己,”伊万蹲下身摸了摸玛伊亚希的头顶,“不要惹你妈妈生气。”

“……”玛伊亚涅沉默了一会,有什么想说出口,但还是失败了。他就站在城墙上看着伊万离开,牵着玛伊亚希的手,胸口的恶心感让他一点都不想去理会他肚子里的那个新的小生命。

他不想要这个孩子,如果不是为了王位的继承人他连孩子都不想要。

“妈妈?”

“我们回去吧。”玛伊亚涅强忍住反胃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次他的反应更强烈。

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他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想这个问题,但事实上是没有意义的,毕竟他不想要这个孩子。

至于伊万会怎么想他根本就不在意。他独裁惯了。但他有时还是会坐在椅子上沉思,战场上不断传来好消息,这是玛伊亚涅早就预料到的,但这绝不意味着这场仗打得容易。果然没有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伊万是正确的。

他看着手上的戒指,突然就笑出了声。他该决定了,拖得越久越危险,玛伊亚希在一旁看着书,那是伊万曾经看的书,玛伊还嘲笑过伊万“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看书”,伊万也就慌慌张张将书藏了起来。

“妈妈,书里有什么东西。”玛伊亚希拾起落在地上的纸片,他看了看,也只看懂了玛伊亚涅的名字,然后递给玛伊亚涅,“好像是写给你的。”

“嗯?”玛伊亚涅接过那张纸。他愣住了——

“你一定要一直做那个高高在上的独裁者。”纸上带着血。他大概能想到这是伊万什么时候写的了,那一场连他都觉得棘手的仗,伊万差点就死在战场上了。最后的胜利伴随着巨大的代价,玛伊亚涅也就任伊万带着血的手摸上他的脸。

你一定要做那个高高在上的独裁者,那才是你。

连情话都不会说的家伙,在生命的最后想到的居然是这种事吗?

“妈妈?”

“没事,只是你要帮我瞒住一件事。”

那天之后除了医生和玛伊亚希,玛伊亚涅谁都不见。等伊万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来年的春天了,他没有在王座上见到玛伊亚涅,这让他感到了不安,所以他去了玛伊亚涅的寝室,然后他看到玛伊亚涅怀里安睡的孩子。

“是个女孩,”玛伊亚涅没有任何解释的打算,怀里的女孩安安静静地睡着,乖巧得不像话。伊万像是傻掉了一样站在那,许久才上前。

“她太像你了,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玛伊亚涅这样说。他已经在床上躺了有一个多月了。女孩诞生的那天玛伊亚涅直接到鬼门关走了一遭,巨大的疼痛和逐渐消失的意识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犯了傻才会想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直到他看到女孩那和伊万相像的眼睛。

……果然女孩,长得像父亲啊。

“玛伊琳娜。”玛伊亚涅将怀里的女孩递给伊万,咳嗽了两声,“随你姓的名字你自己定下吧。”

“蓝月。”伊万没有注意到玛伊亚涅神情里的无奈——
“……希望您能多注意一下身体,再这样下去,您连十年都撑不到。”